城居是浓烈的酒,镇居是鲜美的汤,村居是恬淡的水 2010-11-11 22:30:52

人类的居住形态,当可分为“城居”“镇居”和“村居”三种,先有村居,继而镇居,再而城居。“镇居”是介乎“城居”和“村居”的中间形态,似城非城,似村非村,亦城亦村。这种状态很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不偏不倚、折中调和的中庸之道,由此可见“镇居”是最理想的人居选择。

中国传统文化对居所的选择是很讲究的,古人说“宅,择也,择吉处而营之也。”中国古人对人居地形地貌、地理环境的看重,从“宅”字的字面含义就能得到充分的反映。先贤们还说:卜筮不精,条于一事;医药不精,害于一人;地理不精,倾家灭族。可见,居住环境的选择,住宅风水的好坏,在中国传统人居观念中被推崇至决定家庭甚至宗族兴衰的重要位置。风水理论在古代中国,更多谈论的是宅居,至于村居、镇居和城居同样重视,但人们关心得较少,或者说居庙堂之高者讲究得多,处江湖之远者在乎得少。随着现代城市文明的到来,中国传统风水文化意思在人们心目中的价值越来越淡化了,除了一些有钱人出于某种心理需要,摆弄起室内风水这种迷信成分多于科学道理的做法外,风水观念在现代人的头脑中已经没有多少痕迹了。换句话说,即便你有这个意思,有这种需要,现代城居也没有这个条件满足你。世界各国近百年来一直在思考的城市建设问题,城市环境问题,大城市病问题,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
100多年前,英国社会活动家霍华德提出田园城市理念,并从城市规划的技术层面,给出了一个涵盖城市规模、空间结构和环境绿化等要素的蓝图和构想。成都人把英国人一百年前的东西拿来作为城市定位,要建设所谓的“世界现代田园城市”。这些做法的出现,实质是因为城居出问题了,城居的过度膨胀导致城居恶化。亚里士多德曾说: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,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。然而,城市的发展最终却让人类建设城市的初衷不断地走向反面,不断被背叛。交通拥堵,噪音难耐,空气污染,水质污浊,天降酸雨,地多沉陷。笔者去年去到意大利威尼斯,恰巧赶上威尼斯人抬着灵柩为威尼斯送葬,呼吁人类关注全球气候变暖,海平面上升。马尔代夫政府在海水里举行会议,以此警示世人,再不重视全球环境变化,许多马尔代夫这样的岛国就要消失了。南北极冰川融化,地球生命赖以存活的太空保护伞“臭氧层”空洞不断扩大。人类的地球越来越不祥和了,地震、火山灰、森林大火、干旱、冰冻、洪水、泥石流等各种极端气候事件频繁发生。厄尔尼诺和拉尼娜现象困扰着我们生活的世界。

霍华德的想法,成都人的做法,无疑都是建立在对城市化进程中的城市病的反思基础上的。其发现问题和探索问题的解决方案的努力都是值得肯定的,但是,这种做法的结果实质是试图把城市建得类似于升级版的大乡村,有规划,有设计,功能齐全,配套完善,所谓“城在园中,园在城中”的大乡村。或者说,是在把“城居”“镇居”和“村居”进行混搭,以其解决城市过度发展带来的城市病问题。这种通过模糊城居概念,弱化“城居”“镇居”“村居”差别的思路,在一定范围内,在条件合适的地区,比如成都,是可以施行的。但这毕竟不是解决城市病问题的根本办法。这正如建筑大师柯布西耶所批判的那样,霍华德是在回避问题,而不是解决问题。

城市就是城市,城市的最好形态我还是推崇柯布西耶的“垂直花园城市”模式。城市建设出现问题了,聪明的做法不是把“城居”“镇居”和“村居”进行混搭,或者说这不是唯一的,更不是根本的解决问题的办法。具有普遍意义的做好最彻底的办法是,让“城居”更城居,“镇居”更镇居,“村居”更村居。人类聚居的形态应该是有鲜明的定位和完整的角色意识的,不能一味地混同,不能不思进取,选择退缩而任其“串味”。

“城居”通过柯布西耶的理论不能处理的问题,就交给“镇居”来解决好了,大可不必把城市建得象城镇,象乡村。

说来说去,霍华德也好,柯布西耶也罢,在思考解决城市过度扩张而出现的问题时,都犯了顾此失彼的毛病,其原因就在于迄今为止,人类居住形态差别化定位的理论问题没有解决。如果我们的政府,我们的建设者,我们的规划师和设计师,都知道“城居”是城居,“镇居”是镇居,“村居”是村居,都明白此三者在人居的大概念下是和谐统一的,但各自又有鲜明的独立性,这样我们在处理城市病的问题时就不会犯认识上的错误。

从世界范围来看,普遍存在的问题都是城居发展过度,镇居重视不足,村居着力不够。不是城市化,就是逆城市化,不是所谓的“都是中心主义”,就是所谓的“城市空心化”,怎么折腾都跳不出“城居”的圈子,画地为牢,钻牛角尖,一条胡同走到黑。

中国的城市化建设正处在高速发展时期,我们看到了政府城镇化的新提法,甚至建设部也已经换了招牌,改为住宅与城乡建设部,城乡统筹发展也已经成为全国上下的共识。中国的农民十几二十年前就已经行动起来,搞起了兴盛不衰的“农家乐”,笔者几年前也曾撰文,房地产市场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将会出现一个生动的现象,那就是“农民进城,市民下乡,双向对流”。经济活动的实践已经风起云涌,而我们的思想界理论界却总是睡不醒,起不来。

作为一个房地产营销人,我要和不客气地预言,中国房地产市场“城居时代”已经渐趋高位,“镇居时代”“村居时代”即将来临,我们骑驴看唱本,走着瞧。

城居是浓烈的酒,镇居是鲜美的汤,村居是恬淡的水。

Leave a Reply

Tweets
    2012 ZhangYuti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zhangyutian.com